褶皱的白色衬衣、毛糙的红色的套裙

  弗朗斯?哈尔斯是l7世纪荷兰画派的奠基人和最出色的肖像画巨匠之一。很少有人能像他那样应用洒脱而准确的笔融来塑造形体,使画中人形神兼备,成为有性格的典型人物。其作品总数为250幅左右,但迄今为止还没有发明过哈尔斯的素描稿。这或者是因为画家作画速度慢,习惯于不打底稿,就胸有成竹地在画布上直接画油画。

  《吉普赛女郎》是哈尔斯表现布衣生活的最活泼的一幅佳作,现藏于法国卢浮宫。画面上,女孩蓬松的黑发随意飘洒。布满魅力的大眼睛弥漫着善意的微笑,吐露出清纯跟天真的天性。红晕的脸庞和微启的嘴唇张扬着青春的热情和恍如酒意中的洒脱和奔放,也带着女性不加装点的性命原色。敞开的领口带着落拓不羁的风度,褶皱的白色衬衣、毛糙的红色的套裙,显示出了生活的困苦和流落的艰辛。画家好像信手拈来,把一个充斥了青春气味,健康活跃、自由自在、自由不羁的吉普赛女子描绘得清爽做作,不见雕饰。

  在画中,画家以灵敏的察看力,正确地捉住了人物掉头一笑的刹那,用高深的笔触把人物奥妙的心理霎时便描绘了出来,使人物的面部表情与自身的性情特点到达了高度的一致,那回眸的霎时间,随便、潇洒、无所顾虑的、真挚而又善意的所有心理都写在了脸上,赋予这幅画特殊的艺术表示力。从而把吉普赛女郎洒脱泼辣、自由独破,而又生涯艰苦不易的人物形象精确地定格在了画面上。正如有人评估的那样:“美目顾盼的吉普赛女郎,俊俏里带一种‘野’味儿。这位美貌泼辣、自在不羁的?女形象,简直成了三百年来文学、戏剧、片子导演们幻想的吉普赛姑娘的典范。”

  从表现技巧看,哈尔斯采取了半身构图的方法,把人物放在一个很近的层面进行表现,很好地聚焦了吉普赛女郎最实质的人物个性,把一些不用要的铺陈陈设都省略掉了,最大限度地凸起了人物形象。对人物漆黑蓬松的头发,画家描写得真切写实,体现出了她随意、天然,自然去雕饰的本性。面部用细腻的笔触精心勾画,颜色也比拟浓厚,特别是对重要部位的刻画达到了形神兼备的艺术境界。她是一个自由的,富有热忱的吉普赛少女的典型。她不思维的约束,也不带有宫廷妇女的矫揉做作,相反,姑娘那种民间气质被画家以圆熟的技能、热闹的色调准确地刻画出来了。评论家以为,哈尔斯的很多肖像作品,与其说是肖像画,不如说是风气画更适当些。它几乎是市民日常生活的一幅“快照”或一截片段。(降 真)

  (起源:中国商网?中国商报珍藏拍卖导报)